看民国第一外交夫人黄蕙兰的简历,简直觉得她的命实在是好到令人羡慕。然而,她却在晚年的回忆录《没有不散的宴席》中感慨:我一生并非总是那么荣耀。或许外人看来,这种生活令人向往,求之不得。可是,我体验到的不幸太多了。那么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慨呢?

(黄蕙兰旧照)

一、含着金钥匙出生。

1893年,黄蕙兰出生于爪哇。

她的父亲黄仲涵是爪哇的巨富,在继承祖业后,凭着聪明和能干,将产业发展得极为蓬勃,很快就垄断了爪哇的制糖业,成为赫赫有名的糖王。

她的母亲亦是爪哇华侨中的第一美人。

黄蕙兰由于早产,身体瘦弱得像一只猫,因此得到了父母更多的关爱和怜惜,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。

据说,她们家住的庄园占地有200多亩,宅院修建得富丽堂皇,堪比宫殿。在宅院前后都种植着名贵的花草,另外还拥有跑马场和人工挖成的湖泊。

家里的生活也非常讲究,光是厨房就有中式和欧式两个厨房,厨师亦是黄仲涵从国外请来的名厨。家中的仆人更是不计其数,在他们吃饭时,除了管家,还会有6个仆人伺候在左右。

在别的小朋友过生日能得到漂亮裙子或者玩具时,黄蕙兰的礼物已经是昂贵奢华的首饰了。

她回忆在她3岁时,母亲送给她一条精美的金项链,项链上的钻石大而耀眼,足有80克拉。年幼的黄蕙兰却嫌项链太重,挂在脖子上不舒服,因此将它丢在了一边。

黄仲涵多金,再加上黄蕙兰的母亲只生了两个女儿,崇尚多子多福的他,不顾夫妻情分,不断忙着纳妾生子。

黄蕙兰的母亲看在眼里,恨在心里。由于没有谋生能力,不能改变现状,只好寄希望于黄蕙兰。花重金为她请来舞蹈、音乐、英语、赛马……等专业名师,希望黄蕙兰在接受贵族教育后,长大后的人生不至于如此。

(黄蕙兰旧照)

二、仓促的婚姻。

为了开阔黄蕙兰的视野,从她少女时期,母亲便带她游历世界各地。在她长大成人之前,大部分时光都是在纽约、巴黎和伦敦度过。在接受西方文化的同时,她语言上的天分也发挥到了极致,能极为流利地说英、荷、法、意等6国语言。

1920年,时尚多金的黄蕙兰居然也相了个亲。相亲的对象是32岁的顾维钧。

当时的顾维钧才丧偶不久,儿女又年幼,再加上他穿着打扮均不入流,因此并不入黄蕙兰的眼。但黄蕙兰的母亲认为,黄蕙兰过着再怎么挥金如土的生活,她不过还是暴发户的女儿,如果能嫁给顾维钧这样身居高位,又名气在外的人,那才是真正的“大富大贵”。

另外,顾维钧也利用外交官的便利条件,在追求黄蕙兰的时候,让她大开眼界。这种种的迹象无疑都暗示她,所享受的荣耀绝非有钱就能得到。

因此,黄蕙兰来不及思量爱情,便在虚荣心和母亲的催促下,仓促嫁给了顾维钧,成为顾维钧第三任妻子。

(顾维钧旧照)

三、为他人锦上添花。

顾维钧娶黄蕙兰,的确给他的事业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。

黄蕙兰天生擅长交际,在出席各种场合时,她时尚美丽的外形,落落大方的应答,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对顾维钧,她更是上心,不光做顾维钧的形象顾问,还把顾维钧办公的破旧使馆,自掏腰包重新装饰一新。

另外,为了顾维钧的事业,她更是隔三差五地宴请别国王公贵族。

顾维钧因为她的缘故,事业如日中天。

跟随顾维钧回国后,黄蕙兰花20万美元买下了陈圆圆的故居做为顾氏公馆,并积极结交政府要员。在她的钱财攻关下,顾维钧很快就做到了北京政府外交总长的位子。

紧接着,坊间传说,顾维钧要重组内阁。当时有人问章士钊,顾维钧想做国务总理,这事能成吗?章士钊答道,有顾夫人的钱,顾维钧就算想做总统亦非难事。

不久后,顾维钧果然坐上了国务总理的位子,事业可谓如日中天。

不过,随着国民政府的强势崛起,顾维钧所在的北洋政府,已经成了昨日黄花。而顾维钧作为政府要人,也遭到国民政府通缉。顾维钧不得不告别政坛,远避国外。

黄蕙兰深知顾维钧不甘心就此销声匿迹,因此她单独回到国内,与孔宋四大家族多有交际,并出手极为阔绰。重礼之下,她终于得到宋子文夫妇的好感,不久,顾维钧便收到国民政府任命他为外资部长的聘书。上任后,顾维钧扶摇直上,再次成为政坛红人。

(顾维钧与黄蕙兰旧照)

四、分手告终。

顾维钧从小家境并不殷实,他能读大学并出国留学,全靠第一任妻子家里资助。他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后,才好歹找回了一点自信。

他和黄蕙兰结婚,正是第二任妻子去世仅一个月时。家中两个小孩急切需要人来照顾,并且身为外国大使,他也极需要一位能助他一臂之力的贤内助。

当他看到时尚漂亮又懂六国语言的黄蕙兰时,立刻认定这是老天为他量身订制的。最为关键的是,黄蕙兰超级有钱,而这能帮他解决许多问题。

不得不说,顾维钧结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,至于爱情他无暇顾及。

果然,当他和黄蕙兰结婚后,黄蕙兰随手就把父母给她的500万美元的嫁妆交给他,只是在要用钱时才找他拿。

但黄蕙兰不断地为他及他的事业砸钱,尽管他得到了许多好处,然而他又对此极为不悦,认为这使自己感觉到了羞辱。

有一天,黄蕙兰在卸妆的时候,发现了顾维钧的不悦,于是问他,自己是不是在宴会上有失礼的地方?

没想到顾维钧走上前来,拿起黄蕙兰随手放在梳妆台上的钻石耳环,仔细地端详了一会才说,你这些价值不菲令人羡慕的首饰,一看都不是我能买得起的,我希望你以后只戴我给你买的首饰。

紧接着顾维钧又说,我希望你能取消你母亲送给你的劳斯莱斯,因为我绝对买不起这种名贵的车,我会买一台二手小汽车,你可以坐它。

顾维钧的要求,让黄蕙兰觉得奇怪极了,一口回绝了他。

由于二人在认识上有着许多差异,彼此又不肯让步,两人渐渐貌合神离。尽管在社交场合二人看上去依然是男才女貌,让人羡慕,但双方都知道,对方不是自己想要的另一半。

1956年,当顾维钧辞去了大使职务后,和他生活了36年的黄蕙兰,平静地向他提出了分手,从此天各一方,永不相见。

(参考史料:《顾维钧回忆录》《没有不散的宴席》)

文章版权:20015小明永久在线视频平台 - 20015小明永久在线视频平台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cqgztz.cn/xiaoming/78073198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